期货仿真交易软件

欢迎访问菜皮小说!

菜皮小说

790 亲哥发来的爬山邀请?彻夜未归

作品: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| 分类:玄幻小说 | 作者:月初姣姣

    春深夏初的京城,温度已让人觉得心口丝丝燥郁,入了祭扫的深山,风吹林响,倒也凉意瑟瑟。

    司清筱离家时,父母还特意叮嘱,日子比较特殊,让她多注意点。

    “听说承嗣和他已去的大哥关系非常好,这孩子也是可怜,年纪不大,家里就出了这种事,江家若是有其他需要帮忙的,你也多注意点。”游云枝嘱咐完。

    司屿山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让她多照顾一下江承嗣。

    江承嗣亲自到司家接的人,两人到江家老宅时,几乎所有人都在客厅等着,皆是一身黑,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“那出发吧。”老太太瞧她过来,还是挺高兴的,招呼她同自己坐一辆车。

    司清筱虽然在江家吃过饭,与江家众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,还是难免觉得拘谨,下意识就去找熟人,“江奶奶,唐老师不在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菀菀啊,她和小五带着孩子去霍家了,慕棠太小,不适合带出去,霍家离祭扫的地方比较近,把孩子放在他家招呼几个小时,回去再接他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沈家二老当前也在霍家,也是他们主动提议要帮忙照料孩子。

    小歪脖子树年纪尚小,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,也不是特别爱哭闹,倒是容易照顾,饶是如此,唐菀离开霍家时,仍旧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帮忙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沈老爷子抱着小外曾孙,笑得合不拢嘴,“你看孩子这么乖,睡得多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有什么问题,你及时打电话给我。”唐菀又深深看了眼儿子,才和江锦上离开。

    霍家本身就有个小意外,料想多照顾一个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小歪脖子树被放到小床上时,似乎是有所感应,睁开眼,打量着四周,许是觉得环境陌生,不安得扭着身子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沈疏词刚给儿子换了尿不湿,正准备检查一下江小歪是否需要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碰到这小家伙,他就忽然瘪瘪嘴,似是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乖,别哭,你妈妈很快就回来了……”沈疏词把他搂在怀里哄着,结果他扭着身子,忽然就哭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霍家这个小意外,并不是个爱哭闹的主儿,也不知是情绪感染,还是找到了什么共鸣,他也跟着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,就像是在比拼谁的嗓门大,此起彼伏,吵得沈疏词脑仁都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梁韵听着声音赶紧过来,把江小歪抱走。

    结果好了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,一个人在楼上,一个在楼下,一方唱罢,一方又起,最后霍峥把江小歪抱到后院看狗,小家伙才算消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菀和江锦上已经和江家众人汇合进山,越往深处走,蝉噪林逾静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江锦上偏头看向唐菀,照顾孩子,晚上一直休息不好,爬山又过于消耗体力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唐菀摇头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。”江锦上将一个随身杯递给她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江承嗣脸红臊得慌,他本身就不太会照顾人,以前自己的配资官网 都一塌糊涂,更没那么细致,还会想到给媳妇儿带水之类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这又不是来郊游的,江承嗣更不会想得那么细致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还好,有了对比,他就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做得极不称职。

    “筱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不渴吧。”

    司清筱有些无语,难怪江家一直竭力想把他推销出去,这话说的,她到底是该渴还是不该渴啊。

    此时一瓶尚未打开的矿泉水出现在她面前,原来是江时亦递来的,司清筱愣了下,笑着接过,“谢谢三少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三哥就行,爬了这么久的山,哪儿有不渴的。”江时亦看了眼自家那个傻白憨的弟弟,“承嗣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江承嗣扒拉着头发。

    “周末有空,一起爬山。”我倒想看看,你会不会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承嗣愣了下,难不成林组长又给他脸色看了,心情不好,跑来折腾我?

    “时亦——”走在前面的老太太忽然转头,冲着江时亦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江时亦点头应着,离开前还看了眼江承嗣,“听说你最近放假,明早我约你。”

    “哥,不是,哥……”江承嗣气结。

    我特么好不容易放两天假,就准备睡懒觉,陪女朋友,谁要跟你去爬山啊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几天,大家心情都不太好,尤其是他哥,当年是江时亦最先发现大哥自杀,一直都觉得,如果自己能早一点发现,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,心底一直觉得愧疚。

    他觉得此时跟他哥出去爬山……

    他哥可能会把他推下去!

    “三哥人挺好的。”司清筱喝了别人的水,嘴巴自然就甜了,已经开始三哥前,三哥后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那是你没和他一起配资官网 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时亦此时已经走到老太太身边,今天江家出行,都是成双成对的,只有江时亦一人形单影只,老太太难免要敲打他两句,让他抓紧时间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弟弟都谈恋爱,你就没点想法?”老太太拄着拐杖,年纪大了,爬了几步路,呼吸已经不太顺畅。

    江时亦没作声……

    他自己又不是没有,需要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“时亦啊,要求别那么高,遇到合适的姑娘就试试,别整天泡在化验所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那个林组长真的没希望了吗?那姑娘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絮絮叨叨,给江时亦上了一路的思想政治课,直至到了祭扫的地方,方才停下,墓碑前已经有人放置了鲜花果盘,想也股票 是谁来过。

    司清筱看了眼墓碑上的照片,似乎是个很温柔的人,与江家几个兄弟,看着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祭扫结束后,唐菀和江锦上要去霍家接孩子,顺便就留下吃饭了,倒是司清筱原本想走,却被老太太强行留在家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下午又陪着她去梨园听了戏,这一折腾,已是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每年忌日,江家几个兄弟,加上祁则衍、霍钦岐,但凡在京有空的,都会聚一下,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,江承嗣也想借这个机会,把她介绍给自己朋友。

    霍钦岐不在京城,最主要的就是介绍给祁则衍。

    京圈不少人都股票 他们这群人会选择今日小聚,甚至有人已经早早的在会所等着,就想和他们来个“偶遇”。

    以往多是“偶遇”祁则衍、江宴廷的比较多,他俩是做生意的,所以找他们的,多是为了合作赚钱。

    今年不同,几乎都是奔着江承嗣来的。

    自从他和司清筱的事曝光后,京圈就彻底炸了,原本还有人议论,说司家肯定看不上他,可近日司屿山频繁带他出入各种场合,谁都能嗅出点味道。

    近来京城严打各种股票网 场所,而江承嗣手下的酒吧、会所营业额却突然暴涨,都是股票 江承嗣偶尔会过去,想和他碰一面。

    确定今天他会到会所,前来“偶遇”的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江承嗣带着司清筱从后面进了包厢,直接避开了大家。

    两人到包厢时,江锦上等人都到了,还有来凑热闹的霍然,唯独祁则衍和阮梦西迟迟未出现。

    等两人过来时,江承嗣已经嚷嚷着,让他们罚酒三杯。

    “你丫还有脸给我罚酒,要不是你好端端的跑去做生意,害得西西加班到现在,我能来这么迟吗?”

    江承嗣看向阮梦西,“我让你加班了?”

    阮梦西悻悻一笑,“是我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为了追媳妇儿,跑去别人公司浪里浪荡的,他们这些做员工的能说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个是我女朋友……”江承嗣将司清筱介绍给祁则衍。

    “你好,祁则衍。”毕竟是第一次私下与司清筱碰面,祁则衍还是装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这一路上,一直跟阮梦西讨论司清筱的事。

    两人订婚时,司清筱一声招呼没打,就把江承嗣带走,做事好像很不靠谱,极不着调,可是生日宴上大放异彩,步步筹谋,心思又格外缜密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看不透面前这个姑娘了。

    众人聚齐,自然是聊天吃饭喝酒……

    原本祁则衍是一直想着在司清筱面前留个好印象,以后司家有什么生意要合作,还能想到他,而江承嗣则是在女朋友面前要面子。

    两个最擅长活跃气氛的人,居然开始装斯文,霍然一个人也带不动气氛。

    可是几杯酒下肚,两人就开始原形毕露……

    司清筱见过某人喝醉酒是个什么模样,却不股票 加上祁则衍,两个人简直能把屋顶掀了。

    勾肩搭背,正在唱什么兄弟一生一起走。

    唐菀坐在她边上,对这一幕,早就见怪不怪了,瞧她一脸诧异,还冲她一笑:

    “你现在应该股票 ,为什么五哥他们这么多人在一起玩,只有则衍和四哥传出绯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时亦离开得比较早,霍然住在河西,有门禁,九点多就走了,其余的各自有孩子,也没久留。

    “五爷,我送您。”唐菀和江锦上算是离开比较迟的,会所经理亲自送两人离开,还试探着问了句,“四爷和祁少大概什么时候散场,我提前帮他们安排代驾。”

    今晚大家都喝了不少酒,肯定没法自己开车。

    江承嗣许是最近被压榨得惨了,加上又逢忌日,有点放纵,并没散场的打算。

    会所也有套房住宿的地方,江锦上就直接说,“估计很迟,帮他们安排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经理点头应着,再想多问两句,江锦上与唐菀已经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员工收到通知去安排房间,微微皱眉,“经理,怎么安排啊?祁少也住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先把祁少房间安排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四爷和司小姐……”员工笑着,“一个房间还是两个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一个啊!”

    整个京圈都说两人好事将近,哪儿有分开住的。

    江承嗣很少在会所住,经理也是为了表现讨好他,“对了,去让人准备些玫瑰花,还有蜡烛什么的,把房间里的气氛搞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关东司家

    时间已经逼近晚上十点,司屿山瞧着女儿久久未归,刚想打个电话,就被游云枝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还没结束啊,一群孩子难得聚在一起,今天日子有特殊,难免会迟一点。”游云枝笑着看他,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你一个小时问一次,孩子也会觉得烦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江宴廷、江锦上他们都在,也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司清筱七八点的时候,打电话回家报备过行程,说了唐菀、江锦上等人都在,司家人就算不放心江承嗣,可觉得江锦上那群人很靠谱。

    “行啦,我不问了。”司屿山也股票 ,女儿大了,有些事做父母的不便掺和太多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睡吧,你最近带着承嗣到处走,也很累,我给你按按腰。”

    司屿山确实是不遗余力在教他,带他到处走,若是寻常,很多事他都不会亲自过问,也是为了他,亲自参与了不少事,年纪大了,腰伤又刚好,难免觉得疲累。

    游云枝为了让他睡得舒服些,特意在屋里点了助眠的精油,揉腰按背,浑身松弛,司屿山就昏昏沉沉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直至第二天醒来,才发现女儿彻夜未归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哥:吐槽我?一起去爬山吗?我帮你拍照。

    江小四: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求个月票呀~

期货仿真交易软件     【潇.湘的妹纸投票别忘了领红包~】

期货可用资金

广州配资

鹿泉配资

期货行情软件

期货公司手续费

沪铜期货

云南黄金配资

美国期货交易

证券与期货专业

期货涨跌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