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货仿真交易软件

欢迎访问菜皮小说!

菜皮小说

第三百四十一章 恶魔欲收渔翁之利

作品:山庄雨疏风骤 | 分类:其他小说 | 作者:浮萍是我

    方琰鼻子里哼了一声,很僵直的点点头。那恶魔图比又是一阵狂笑,随即命犬牙们拿来纸笔。就这样不容再商量,就强行和方琰签了合作协议。就这样,方家三成的利润等于送给了恶魔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式两份,方先生可要收好啊”。

    这种强盗真是太厚颜无耻,不,简直就算罪该万死。就这样一分钱没花,就抢到了方家三成的股份。方琰心里无比的窝火儿,现在殷切盼望的,就是凌豪天,能够早点儿铲除这群恶魔。

    “多谢图比先生提携,我家方琰啊,真是三生有幸啊”!

    冷春竹又开口了,方琰这次气得用力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一个中国股市 家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快滚,滚回去”!

    既然冷春竹,还是方琰名义上的太太,那么他当众“训妻”,还是说得过去的。冷春竹出乎意料,没想到方琰会如此生气?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他不愿意吗?他能签这份协议,一定是有人给他出了主意”。

    秋风悄悄在冷春竹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冷春竹惊愣一下,转瞬说了一句:“以后对他注意点儿”。

    “方琰,你想干嘛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你这样觉得合适吗”?

    冷春竹居然理直气壮,反过来与方琰发起了脾气。方琰这下更生气了,已经抬起腿准备给她一脚了。这时,胡延悄悄拽了一下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不要这样……不要这样嘛!你的太太很好,很漂亮,也很懂礼仪。我已经决定了,将方灼的茶园归你太太管理,还有灼凡居……也送给你的太太……冷春竹女士。当然,茶园的收入,也是要分成的。合作嘛,就五五分成好了”。

    这番话简直让人欺诈心肺,痛恨到了极点。冷春竹居然接手了方灼的茶园?如此说来,以后方琰的对手会是她?图比这个恶魔果然够狠毒,这是让他们“相互残杀”呀,而这群恶魔们,只需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?就算方灼不在了,可他还有母亲,还有妻子有老母亲在呀!家产应该由他们来继承才对,外人是没有权利插手的”。

    方琰实在忍无可忍,觉定替方灼说几句公道话。当然,他不敢说方灼仍在世上。尽管方灼坏事做尽,但已经成了植物人,方琰也就对他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胡延欲提醒方琰少说几句,然而,方琰已经一发不可收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!方灼的儿子才几岁,若没有了家产,让他们孤儿寡母怎么配资官网 呀”?

    方琰一再强调着,方灼有妻儿的事实。这下胡延可急坏了,恶魔们可都是没人性的。如果让他们股票 方灼还有儿子,只怕会埋下隐患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你怕是好久没有见到,方灼的妻儿了吧?那孩子,早在三天前已经落水身亡了!我亲眼看见的,就飘在漪澜河面上呢!我呀,也是出于好心帮着打捞上来了。那个……那个坟就在九渠湾”。

    胡延情急之下,只得编了一个故事。同时,冲方琰又是挤眼睛,又是拽衣襟。一旁的老刘看出了端倪,慌忙跟着打掩护。

    “胡先生说得对,他那天给我打电话求证过,所以我才千方百计找到了玲珑。见到溺水而亡的孩子,玲珑哭得死去活来,如今她又去城里讨饭了”。

    老刘接续着胡延的思路,将那个故事编得有头有尾。恶魔图比听得直发愣,冷春竹和秋风也半信半疑。反正在她们眼里,玲珑和她的孩子不是什么重要角色,所以她们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已经死了,那就是……后继无人了。所以方灼的产业,只能遵照他生前遗嘱,赠予我了,因为我是他的朋友和恩人”。

    这个恶魔可是太厚颜无耻了,居然说成是方灼赠予他的。方琰站在那里沉思片刻,终于明白了胡延的意思。故此,他不再多说什么了,既然保护不了方灼的财产,总不能不保护他的妻儿吧?

    一场与恶魔的谈话,在方琰愤怒未消之中,就这样结束了。方琰走出灼凡居时,不由地顿足捶胸,他为做了这样的事情而自责。

    “回去见到了家母,我该如何交代?方家几十年的家业,到我手里之后,竟给了恶魔一半儿?我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琰一边走一边自责,当他走出大门时,冷春竹和秋风,也不股票 从哪个小门儿钻出来的?竟然站在了他前面。

    “冷春竹,你是鬼吗?怎么突然就过来了”?

    方琰惊问。

    “我对这里熟悉呀,既然成我的家了,那我必须,要对这里熟悉才对呀”。

    “对呀,春竹说的太对了!不只要尽快熟悉这里,还要多多习惯这个环境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太得意了,在恶魔身边难免不会丢命”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你倒是挺会说话嘛!不过我不想理你了,我要给春竹找几个助理去”。

    “助力?她还需要助理”?

    方琰听后深感疑惑,不股票 那两人又耍什么花样儿?

    “给春竹当助理,负责给她捶捶背……揉揉肩……还有……哎呀,不跟你说了,反正不管你的事儿”。

    秋风说完,拉着冷春竹就跑。很显然,这番话就是故意说给方琰听的。冷春竹已经是一个够下贱,够不知羞耻了,如果再加上一个秋风的怂恿,那后果真是……难以想象啊!

    方琰最后悔的是,当初不该听了老夫人的话,给了冷春竹一个名分。就算他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,可冷春竹做了有辱门风之事,蒙羞的还是方家,还是他方琰呀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既然你心里另有多爱,那就不要太在意这一位了。情感方面,她已然是无可救药,若发现她做出伤天害理之事,也请你千万不要姑息”。

    胡延这话说得很直白,方琰沉默着,不股票 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相送到这里了,方先生你保重”。

    在灼凡居的大门外,胡延说着很客套的话,方琰只得与其挥手作别。之后,他和老刘一起步行回了影兰山庄。

    此时,距此百里外的地方,云绮兰带着女儿,正急匆匆赶往火车站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次是不是可以见到爸爸了”?

    天真的紫嫣,满怀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,你要和奶奶一起配资官网 ”。

    云绮兰答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”?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,妈妈自有这样安排的道理”。

期货可用资金

广州配资

鹿泉配资

期货行情软件

期货公司手续费

沪铜期货

云南黄金配资

美国期货交易

证券与期货专业

期货涨跌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