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货仿真交易软件

欢迎访问菜皮小说!

菜皮小说

第18章 搬运工

作品:穿成福运小娘子 | 分类:都市言情 | 作者:衣布衣出

    上来寻衅的两人对了个眼神,瘦削汉子示意一下码头深处,那里有几间房,是他们当家坐镇的地方。

    瘦削汉子想的是,有钱人愿意买野菜,说不定其中有什么关键。若野菜真能入权贵豪门的眼,他们老大掌握了这个办法,说不定就有机会讨好有权势的大线上配资 。

    到那时,水棠镇码头日常行事就不用那么谨小慎微,就不会时时受大码头势力的压制。真有这种时候,他二人的功劳可就大了……

    两人交换了眼色,不但没继续赶袁冬初三人离开,竟是连之前的保护费也不要了,冷哼一声就要转身。

    袁冬初皱眉,这两人明显不打算放过她们,却不知他们打的什么坏主意。

    刚才接触的管事看着还不错,这次很可能有赏钱。别说三十两银子到手,就是拿到个三两五两,若被人认真追究,她们三人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到那时,不但这点儿银子保不住,以后的野菜生意怕是也难做了。

    “哎!两位大哥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!”袁冬初拔高了音量,“我们和客船管事约定,做个野菜的小买卖而已。别处码头都可以,难道只因为这是水棠镇,约好的买卖交割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希望能把动静闹大些,引起船上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水棠镇再小也在朝廷管辖之下,就算这里的地痞势力强横,也不会不知深浅到敢惹达官贵人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除非他们有通天的后台,否则一定是被拔除的结果。或者被同行倾轧、赶出这个行当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袁冬初的声音果然把一些人的视线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那两人脸色变了变,离开的脚步也停下,回头喝道:“胡喊什么!你个穷丫头是什么身份自己不股票 吗?低贱之人竟然敢胡乱攀扯贵人,不想活了吧你!”

    秀春和小翠也明白袁冬初的意思,这段日子和大户人家的管事接触,看袁冬初眼色行事的胆色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小翠辩解道:“我们哪有攀扯贵人?刚才那位管事愿意买我们的野菜,和我们约好一会儿拿回篮子,怎么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娘皮,居然敢犟嘴!”壮实男子撸袖子。

    袁冬初拉着二人退后一步,神色却不见慌张,很肯定的说道:“你确定你要动手?你确定,那位管事不介意你们的挑衅?”

    她心下暗叹:一会儿就算有管事关照她们乘船离开,以后也不能再来水棠镇卖野菜了。

    这边开始吵嚷,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码头上依旧忙碌,大多数都是搬运工,这些人手里都有活计,也受人管束,最多也就是行走间往这边看两眼,并没影响他们做事。

    但也有少数闲人和码头管事的,他们不差这点儿时间,便有几个人往这边围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有了围观的人,七嘴八舌的声音也掺合进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人却不会向着外人,局势一边倒了,对袁冬初三个女娃很不利,大船那边也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咋回事儿?都聚在这儿干嘛?”咋咋呼呼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顾天成一身短打,把手里的粗麻布往肩上一搭,笑呵呵站在不多几个人形成的围观圈子,先扫一眼两边看热闹插话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家伙年纪轻轻,可不远不近的往那儿一站,再一眼看过去,旁边的人居然给他让出了足够的位置。

    顾天成也没一点儿少年人的自觉,虽然还是一脸笑意,张嘴却是冲着圈子里的人叫道:“干什么呢?刘四,人小小年纪的姑娘家,卖几把野菜糊口,你们大老爷们也要强抢豪夺,要脸不?”

    原本挺凶的那个壮实汉子闻言,脸瞬间就青了。再看看顾天成身后,瞬间又变白。虽然没给顾天成好脸色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一起的精瘦汉子也是阴着脸,说道:“是天成啊,话可不是这么说的。她们虽是女娃,年纪也不大,但心眼儿却一点儿都不少。我这儿眼看着就招架不了了,哪里有脸说欺负人家。”

    袁冬初见出来说话的人是顾天成,大感诧异,看打扮,应该也是码头上做搬运的。但这说话,可不像是寻常被盘剥压榨的苦力,她完全拿不准这家伙是帮忙的、还是搅局来的。

    这货她印象深刻,当时在延浦镇遇到顾天成,他做自我介绍时,说是家住牧良镇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和这里人很熟的样子?

    袁冬初视线极快的在顾天成和面前两人身上扫过,接着就看到有二十几人陆续走上来,聚在顾天成身后。

    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,有几个肩上搭着的粗麻布还没取下,明显就是做搬运的苦力。

    连活儿也不做了,来看热闹?他们的雇主允许他们这种行径?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和顾天成应该是一伙儿的,而这种散漫,也让袁冬初分外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面前找茬的这两个已经挺凶了,但对上顾天成却多有顾忌,难道这家伙小小年纪,也是混道上的,而且势力更大?手段更狠?

    当初她们在延浦镇遇到这货,这货就像现在一样,从头到尾都是一脸笑容,却难缠的很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那彪悍的老妈出现,她们还不知会被这货纠缠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袁冬初四下搜寻一番,可以确定,顾天成老妈绝不再这范围内。

    这是在水棠镇,她们在这里没熟人,被这家伙这么强势的一搅和,她和秀春、小翠不会落得个刚出狼窝、又入虎口的结果吧?

    袁冬初已经开始琢磨,不能被动的等客船上的人介入,她得主动出击,寻求个庇护了。不管怎么说,刚才那位管事看起来还算个正经人,感觉比这顾天成靠谱。

    就在她给秀春二人使眼色,要往客船那边靠过去时,顾天成却是笑呵呵的冲着她说道:“袁姑娘,还有你俩,好久不见了啊。三位还记得在下吧,在下顾天成,和秦兄是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人家秦向儒一老实巴交的孩子,只见过你一次好吧?能和你这种人是好友?

    袁冬初心里疯狂吐槽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听了这话,神色都有变化,相互交流着眼神。

    刘四两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原来顾天成不是路见不平,而是认识面前这三个女娃。众人都寻思着,刘四二人这次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袁冬初硬是让自己露出一个礼仪微笑:“顾小哥不是家住牧良镇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想看看周围人的反应,想股票 这货当初说他家住牧良镇是否扯谎?

    哪知她的问话让顾天成大为高兴:“你还记得我是牧良镇的啊?没想到袁姑娘对在下如此上心,在下真是荣幸之至!”

期货仿真交易软件     噗……特么……袁冬初真想喷他一脸血。这是封建炒股配资 好不好?女孩子家的,对他一个没正形的混蛋小子上心,这是好话吗?

期货可用资金

广州配资

鹿泉配资

期货行情软件

期货公司手续费

沪铜期货

云南黄金配资

美国期货交易

证券与期货专业

期货涨跌幅